ENGLISH    
 
  中国科学院    
 
 
     
 
首 页  
组织机构
科研成果
研究队伍
研究生培养
国际交流
信息公开
人才招聘
   本年度
   综合新闻
      本年度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通讯
现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综合新闻 > 本年度
中国青年报:强国一代
2017-10-25 | 编辑:

  记者:张国 刘世昕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102401 版)    

  今年,数学家袁亚湘当选国际工业与应用数学联合会候任主席,成为这个位置上的第一位中国人。他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地位上升的结果。 

  类似情况在许多领域出现。在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后,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将国家发展的历史方位界定为“进入了新时代”,特征之一就是“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 

  袁亚湘一直鼓励他的女儿以及他教过的学生学成回国——因为中国正经历着最大的一次“海归潮”。这位20世纪80年代就回国的学者认为,自己这一代人虽然历经艰苦年代,但将中国从一个被人忽视的国家建成举足轻重的国家,就像陪伴一家创业企业长大,那种奋斗感、参与感和成就感是“坐享其成”不会有的。 

  现在,始于邓小平时代、将最大发展中国家带向繁荣的金手指,放在了“强国”的启动键上。 

  “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说。 

  十九大首次为几代人的强国理想绘出了两个阶段的路线图,从2020年到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再过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时,成为现代化强国。 

  未来30年担负这一理想的“强国一代”已经上场。 

  十九大上,33岁的“蛟龙号”潜航员唐嘉陵,与生于不同年代的党代表讨论这个路线图,这是这一代人亮相的一个瞬间。 

  2049年,唐嘉陵将满65岁,他的职业生涯将沿着这条路线图行进。而路线图的完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一代人的表现。他享受这种“个人追求和国家需要紧密联系”的感觉。 

  “蛟龙号”等一些展现“上天”“下海”能力的项目,作为国力的标志,写入了十九大报告。它是全球迄今下潜最深的深海探测器,唐嘉陵随它到过7062米的海底。他说,中国在深海探测技术方面实现了从跟跑、并跑到个别领域领跑的转变。 

  “我觉得势头还会延续。”身为十九大代表的袁亚湘打了个比方:中国这辆汽车,从一挡起步,不断升挡提速,“强国一代”赶上的是加速度。 

  “他们显然会比我们更有成就” 

  “这一代人是幸运的。他们显然会比我们更有成就。”57岁的袁亚湘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感慨。 

  一个显著原因是,国家已经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地位,给了这一代人更高的起点。 

  袁亚湘的人生经历则像是过去几十年中国故事的缩影。他生于20世纪60年代饥饿感强烈的中国,经历过混乱的“文化大革命”。之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调整了方向,恢复高考,改革开放。袁亚湘是高考恢复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如今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整个国家最有声望的数学家之一。少年时代他曾因贫困辍学,而今天的中国,誓言在未来3年消除贫困最后的阴影区,全面展开强国之路。 

  他相信,只要国家改革开放政策坚持下去,“年轻一代没有任何理由不比我们做得出色”。“等他们这代人到我的年龄,中国应该是强国了。” 

  时至今日,许多人都可举出由弱变强的例证。十九大代表、中国西电集团数控机床操作工高喜喜说,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他生产的零件也进入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让另一位代表、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的焊工未晓朋自豪的一点是,中国开始向老牌核能国家输出技术。 

  “在接下来的5年中,我相信领导全球的服务器企业一定是中国的企业。”浪潮集团首席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恩东代表预言。 

  他的预言基于这样的事实:5年前,全球前五的服务器企业里没有一家中国企业,今天超过一半是中国企业。全球服务器3个开放标准,中国企业主导了其中之一。 

  第一代高铁工人李万君,一直梦想着中国高铁能够走出国门。“现在它不是梦了,已经成为现实。”他在十九大上说。 

  从经济上看,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在进入“新常态”,十九大报告概括的是,“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全球经济下行背景下,中国2013年到2016年保持了7.2%的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超过30%,超过美国、日本和欧元区贡献率的总和。 

  今年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次上调了中国经济增长预期,预测中国再次成为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 

  “风景这边独好。”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在讨论十九大报告时说。 

  不过,从全局来看,十九大报告强调,中国还存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发展质量和效益不高、创新能力不够强等诸多问题。 

  比如,作为“世界工厂”,中国长期为处于价值链低端而困扰。一个引起国家领导人震动的现象是,“出口8亿件衬衣换一架飞机”。 

  解决此类问题,在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培养造就一大批具有国际水平的战略科技人才、科技领军人才、青年科技人才和高水平创新团队,还要“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并承诺实行更加积极、更加开放、更加有效的人才政策。 

  很多人还不明白自己的志趣 

  袁亚湘注意到,报告使用了“识才的慧眼、爱才的诚意、用才的胆识、容才的雅量、聚才的良方”等一长串排比句,极言对人才的重视。 

  这位数学家认为,虽然已有很大进步,但我们应保持清醒的认识。他建议,像邓小平当年在深圳试点建设经济特区一样,在科教领域选定一些改革的试点,探索适合人才成长的环境和体制,特别是要真正融入全球。 

  许多人相信,在人口第一大国,教育带来国民素质的点滴提升,都将化为了不起的优势。 

  北京十一学校校长、十九大代表李希贵目前打交道的主要对象,是2000年以后出生的青少年。他坦言,这一代人所处的是中国从富到强的转折期,如何为“强起来”的一代打造更好的教育制度,是一大挑战。 

  他认为,工业社会生产的是“标准件”,相应的教育也是整齐划一的;现在是知识经济时代,一个人靠一种技能吃一辈子饭的时代过去了,提升学生的核心素养,唤醒他们的潜能,是教育需要转向的地方。 

  北京十一学校尝试开发了300多门课程,让学生通过选课形成个性化的学习路径。李希贵形容,全校4359名学生就有4359张课表。5年前,填报高考志愿时,80%的学生扎堆填报20%的“热门”专业。今年,学生们的第一志愿覆盖了80%的大学专业领域。“这说明我们的学生慢慢找到了他自己,慢慢唤醒了他自己,走向了适合他未来潜能的专业之路。” 

  多年以来,袁亚湘院士呼吁有志向的年轻人坚持自己的志趣和信念。他对记者说,基础研究是一个国家的战略储备,希望有志的青年人才,不要看到什么容易成名、什么容易赚钱就去做什么,而是要出于激情和热爱做出选择。“你如果有志要成为科学家,你一定要热爱科学。” 

  但他有些担忧,以他目力所及,这一代人很多缺乏足够的激情,不够专注,奋斗精神也有所欠缺。 

  “任何有成就的人都是有激情的,现在很多年轻人没有这种感觉。任何一个行当,要做到世界最好,你必须要专注专心。”他说。 

  十九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遗传发育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王秀杰也有同感。她参与过招生面试,在一次面试中,考生6人一组,一道考题是请考生列出几位崇拜的科学家,这么简单的问题却在这些出自北京重点中学的考生中造成了几分钟的冷场,没人答得出来。直到一位考官提起“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的名字,学生们才纷纷大谈对袁隆平的崇拜。 

  “我觉得限制创造力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很多学生不知道自己将来想要什么。”王秀杰遗憾地说,他们从小被教育要考取好学校,反而不知道自己的志向。究其原因,可能是国家变化太快,整个社会都还没有想清楚,怎么让孩子在快速变化的时代找到自己的位置,教育转变起来也没有那么快。 

  从物质条件来看,王秀杰相信下一代人无疑会更好。她20年前在南开大学求学,至今记得,当年实验室里移液器的枪头,被师生反复用至变形,量取精度偏差很大。“现在国内不可能有任何实验使用这样的枪头了。”她的一个实验迟迟没有进展,后来她去香港深造,同样的实验进展很快,原因是那里使用纯度更高的氯化钙。 

  20年后,王秀杰相信,国内较好的研究机构,主要问题已不是有没有经费做课题,而是“有没有足够时间抢在国际同行前面做出最好的课题”。 

  她还记得,年过六旬的前辈李家洋院士曾对同事感慨,他们这一代人当年受条件所限,很多想做的事情不能做,现在上了年纪也要争分夺秒多做一些。 

  王秀杰说,中国的重大原创性成果还很欠缺,下一代人的责任很重。可她担心,下一代在创新能力上不一定强过上一代。 

  不狂妄自大也不妄自菲薄是最好的精神状态 

  十九大代表、国家超级计算天津中心应用研发部部长孟祥飞乐观地说,每年大量毕业生加入创新队伍,中国的创新动能会不断释放。 

  他今年38岁,“到2035年,我们这一代人还在科技创新的工作岗位上”。他正在参与研制新一代百亿次超级计算机。天津超算中心的主计算机,每天平均在线任务近1400项,远超欧美同行,反映了中国在研发领域的活跃度。 

  “这一代人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希望他们的脑子里能有前所未有的梦想,和实践的能力。”十九大代表、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对记者说。 

  在她眼中,这一代人是“钟灵毓秀的一代”。他们没经历动荡或饥饿,看着中国节节走高,拥有更宽的视野,以及千姿百态的自我表达的能力和愿望。 

  蒙曼是唐史学者。她说,盛唐是一个个性张扬的时代——但凡一个民族向上走的过程中,人的个性往往更加张扬,“张扬更容易创新”。 

  天津大学药学院党委书记冯翠玲做了30多年学生工作,认为今天的学生视野更宽,思想更加多元。国门初开时,做事是“向里看”的,现在更需培养懂得国际规则、站在国际舞台的人才。 

  她对记者指出,我们今天自信心更强了,要注意培养年轻人平和理性的心态、开放包容的胸怀,培养大国青年、大国公民。 

  中共中央党校副教育长韩庆祥认为,“强国一代”要有高昂的精神状态,有世界认同的文明素养,真正像强国的公民那样修炼自己。不要因为稳居第二大经济体、接近世界舞台中央就变得自负。不狂妄自大也不妄自菲薄,这是最好的精神状态。 

  十九大开幕当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报告的结尾部分,留了一大段对青年的寄语。他说:“中国梦是历史的、现实的,也是未来的;是我们这一代的,更是青年一代的。” 

  很明显,这是对“强国一代”的召唤。 

      

附件下载: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研究院电子政务平台    中科院邮件系统    图书馆    会议服务平台
 
新闻动态 | 学术期刊 | 创新文化 | 党群园地 | 科学传播 | 校友会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  京ICP备05002806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20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55号  邮政编码:100190
电话:86-10-82541777  Fax:86-10-82541972  Email:contact@amss.ac.cn